抱风而行-

杂食,无差别吃粮,强迫症很严重,放飞自我式填坑

基友点梗,源博雅X大天狗
强迫症发作…加了原梗,顺便重修了下QUQ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末世里的阴阳师(一)

在草稿里存了好久的一个脑洞

沉迷各种末世文,所以常常会去想如果是式神们在现实世界中经历末日会是什么样的,所以就有了这个开头……

主角原创,式神尊重原作设定,努力不OOC(OOC我的锅),可能随着故事的发展会有一些改变……

他们本身的不同决定了故事的发展,是故事开始的基础,但同样的,在与平安世界不同的现实世界里所经历的一切也会反过来影响他们。

以上纯属个人意见,且才疏学浅,有不对之处还望海涵轻拍。
欢迎来一起讨论ww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 一个普通的夜晚,主角阴阳师正躺在床上努力肝狗粮,突然页面上弹出一个框框。
『你愿意和你的式神们展开一次惊心动魄的冒险吗?』
     主角有点奇怪,但只以为是游戏调查问卷的新形式,也没在意,随手点了个是。却不想抓着手机的那只手没抓稳,一下磕到了他牙齿上,疼得他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 只是还没等他喊出那声“卧槽”,手机突然像被开启了什么功能一般,整个亮了起来,像很久以前的七彩手机电池充电器一样闪烁着七彩的光芒,仿佛被玛丽苏附身。

     主角差点被闪瞎了狗眼,眼睛只得闭着去摁那垃圾手机的关机键,感觉到没有闪烁的光后一睁,四周却是白茫茫一片,原本有些乱七八糟的房间除了他身下这张床,其余什么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 主角茫然地看着四周,捏着小臂上的肉拧了一圈,疼得他呲牙咧嘴。痛觉提醒着他这一切的真实性,但他仍旧觉得自己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 【你好,主角先生。】
     突如其来,但又在意料之中的电子音在这个空间里回荡。

     "这里是哪里?你是谁?"

     【您好,我是01,这里是空间中转站,马上您将可以带着您所选择的式神开始一场惊心动魄的冒险!下面您将有两种方式选择式神,一是在您目前拥有的式神中选择三位式神,二是画符随机抽取十位式神,请问您的选择是?】

     "那必须一啊,我这种非酋……啊不是!这也太莫名其妙了吧?!"

     【成功存活您将回到现实世界并获得五千万人民币。】

     "不说这些客套话了,咱们选式神吧。"

     主角自然是毫无骨气地屈服了。

     01什么都没说,倒是他被子上的手机发出亮光,从后置摄像头上投射出了他熟悉的式神录。

     只是式神录变化很大,没有显示星级,且选择式神右划后,没有了式神的御魂、属性,只有传记、技能和一些介绍,主角刚刚看到的时候心中还猛地跳了跳——老子辛辛苦苦修仙又氪又肝出来的全六星暴击针女呢?!

     【为了不引起试炼世界的排异反应,我们会将游戏系统的影响压缩到最低,简单来说就是,金手指没有那么粗,你要做好准备:)】

     "哇你还知道金手指啊真6,那我崽们会讲中文吗?语言不通很难聊的诶?"

     【……感谢您的建议,您的关注点很实际,我们会努力为您解决这个问题。】

     "谢谢啊。"主角笑眯眯地回道,随手划拉着式神翻看介绍,"雪女是冰系控制异能、鸟姐是鸟类变形人而且很会耍剑、小草是木系治疗……哇哦,兔子镰鼬竟然是空间系的瞬间移动!厉害了。"

     主角状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,"那我的异能是什么?"






     【番外:寮内小日常】

      ①“晴明大人,你再贴灭,我们就要被灭了。”

      ②食发鬼观察了结界里被送来寄养的一目连很久,觉得姐姐烟烟罗应该和他组个组合出道,名字他都想好了,就叫乌烟瘴气。

      ③早上狗子去喊茨木起床,敲锣打鼓掀被子,茨木还是不起床,思考了几秒,狗子附在茨木耳边,悄声说了句:“你抓到独眼小僧了。”茨木吓到撅起,发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  ④独眼小僧崛起后,阴阳师跟风把寮里的小僧拉扯大了。但由于“阴界之门7层茨木就被小僧反死”的痛,阴阳师给小僧刻了个木牌子,起了昵称,叫毒瘤小僧,小僧默默接过来挂在胸前,什么话都没有说。需要他的时候,仍旧带着薙魂反复横跳挡在大家的身前。
      “就让我来保护师父和大家!”

      ⑤阴阳师打突破,最讨厌的事是对面速度比他快,最喜欢的事是看茨木抓死对面时炸出一个镜姬,在胜利的pose后化作一缕青烟。
      大家都不是很理解他的恶趣味。

      ⑥每次魂十,阴阳师总要手把手指点茨木抓对面的脆皮,到第二关要抓的是酒吞,茨木都皱着眉一脸不情愿。后来魂十打的多了,有次茨木还没等阴阳师开口,自己就先一把抓死了对面酒吞,过了好几个回合,他才反应过来,看着自己爪子一脸震惊。
     第二天刷魂十,茨木还没从震惊状态中脱离,狗子宽慰他,说:“没事,不听阴阳师的了,你爱抓哪个抓哪个。”
      反正接下来对面都会被他吹死,酒吞第一个死:)
     

     ⑦马上就是14日情人节了,平安世界各大商店出了纸鹤道具,可供阴阳师们向心仪的阴阳师传递爱慕之情。寮内的节日气氛也很浓烈,谈恋爱的谈恋爱,更多的单身式神则在八卦自家阴阳师会给哪位阴阳师飞纸鹤。正巧阴阳师路过,山兔兴奋地冲上去问他14号那天有没什么打算。
     阴阳师摸摸下巴,道:“14号?那天大蛇出什么御魂来着?14号刷御魂有双倍加成呢,你们最近寿司省着点吃啊。”

     众式神集体沉默,当然谈恋爱的仍在继续甜蜜。

     ⑧“起床去结界吃经验了~这次不要达摩!不管白的红的蓝的都不要!都说了不要达摩!!”

      ⑨情人节,在漫天飞舞的纸鹤下,狗子还在努力的刷悬赏怪,完成后点了领取,获得了三十个勾玉和一根闪闪发光的酒吞毛。
          狗子一脸冷漠地看着茨木嗨皮。

      ⑩“这谁家的狗粮?今天隔离寮不是说好送新来的小小白来寄养吗?”同样是新来的小小黑如是问道。
         萤草偷偷扯了扯小小黑的衣角,小声说道:“诶……你别问了,阿妈手速又没隔壁寮那不知名的好友快,正生闷气呢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
——————
混个更……寮内小日常……大概会不定时更下这篇~祝大家元宵节快乐~~

【大天狗与隔壁茨木的证件照】

期末地狱……截个图舒缓下心情_(:з」∠)_发现狗子比茨木矮耶……

       【七】

        我还是答应了茨木的邀约,为什么?为了大义。
        我跟着他走在平安京的小巷中,看着他自信满满到找不到方向。
        我还是太天真。
        不过今天的天气确实很好,万里晴空,抬起手会有微风环绕轻拂,翅膀上的羽毛都在震颤着催促我——今天很适合飞行。
        没有犹豫太久,我将他一把抱起,朝天空飞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握草握草握草!!!你干嘛!!!”茨木吓得脸色发白。
        “在天上不是更好看路吗?”我强行压下欲勾起的嘴角,回道,怕不稳又把他搂紧了一些。
        茨木的脸由白转红,看了一眼脚下变小的平安京后脸色瞬间变青,牙齿还磨得咯吱作响。我直觉不对,只是他速度太快,又碍于空中行动不便,结果被他一爪子朝我脸呼了上来。
        我:“……”你等着。
        结果……他没等着。隔壁寮的位置突然飞起好几个信号弹,五颜六色的煞是好看,却看得我心中一紧。
        我们对视一眼,他微微点头后,手紧紧搭在我肩上,眼睛也闭得紧紧,长睫因此颤抖得明显,像某次降落在花丛中看见的,正轻舒翅膀的黑色蝴蝶,只一眼就令人铭记于心。
        奔跑的时间像在那一刹那被人施了石化术,就在那里停住。那一瞬间我的心跳仿佛慢了一拍,脑子里莫名也只剩下四个字——惊鸿一瞥。但下一秒我立马清醒过来,作为目前寮中的主要战斗力,如果我们俩再不怕赶回去,只怕后果不堪设想。
        虽然不想承认,但隔壁寮……哪怕一些资源无法共通,但在别的方面给予的帮助,对我寮的发展确实助益良多,尤其在我。
        我使出我最快的速度飞向寮,风声在我耳边发出凛冽的呼声。降落的时候甚至因为速度太快刹不住,幸好茨木召唤出地狱之手,产生的鬼力与之对冲,我们险险停了下来。顾不得尘土飞了满身满脸,我放下茨木,随便呼拉开眼前飞扬的尘埃,皆绷直了身体随时准备战斗。
        只是……
        寮里……
        怎么是一幅张灯结彩,欢天喜地的样子?
      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狗子为什么要降落在花丛里?
为了装逼呀。:)

【六】

        早上,我收拾妥当准备出门,却不想拉开门就看到茨木正倚在柱子上,低着头,两眼放空,脚上却不空着,正一颠儿一颠儿着他那球。

        不知他想到了什么,拧着眉,脚下也顿了顿,球便跟着掉了下来,打了几个转,又自己跳回了茨木脚上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真是个爱岗敬业的好球。

        我忍俊不禁,都不太好意思打扰他们俩。但看看日头,马上就到出去打八岐大蛇的时间了,只好开口道,“早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 茨木打了个颤,立马站直,“啊?嗯!早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今天这么早起来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哦,阿妈说今天休息,让我来跟你说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 休息?这实在难得,我们家阴阳师虽然算不上肝帝,但也确实是很肝才同时拉扯起了两边寮。今天竟然要休息?我不由得抬头看了下出太阳的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 这边茨木挠挠头,眼神飘忽不定,“那啥……今天天气挺好啊,要不要出去走走?”

        ……不会是在打什么鬼主意吧。

        我这样想实在不是我心理阴暗,而是他前科太多,尤其是升了星有了球之后,什么歪点子都冒出来,有次从白天就让球开始潜伏在我寮,然后半夜球披着白布,戳两个孔当眼睛出来扮鬼吓人。他是智障吗?满屋子妖魔鬼怪的谁还会怕鬼?

        ……虽然还真吓到了白天听他扯谎说球生气离家出走,半夜出来帮他找球的姑获鸟,羽毛都因惊吓炸毛掉了一地,那晚上闹得两边寮鸡飞狗跳,半夜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    就是早上起来,两边的帚神都聚在一起向阴阳师抗议工作量太大,强烈要求加红达摩补贴,早日三星脱离苦海。

        阴阳师被闹得头大,罚他扫了一个月院子,天天鸡都没叫就被姑获鸟拎出去扫院子,边扫还要边念新出的寮规,总算是把他这颗歪苗掰正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 咳咳,扯远了。



【五】

        茨木自那天后就变得有些奇怪,作战时常常偷摸着看我,我一回看他就装作没事的样子望向别处,害我老以为大招吹太猛,羽毛粘脸上了没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 阎魔说茨木只是害羞了。

        害羞?有什么好害羞的?我很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 “诶?你都没有注意到吗?每次无论谁出招他都不会看,全程专注盯boss,他现在竟然在偷看你诶?!”跳完舞的山兔突然插话。

        我沉思了几秒,回道:“大概是看我太帅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她们顿时都静了下来,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、六、七……

        氛围实在有些尴尬,看来我确实不适合开玩笑……

        为了逃脱这个让我挫败的氛围,我开始别扭地错开话题,“茨木,你别老是爪boss啊,你又抓不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 茨木停了停,从地上收回爪子,扭过头闷闷地回道:“哦……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看着像有点委屈,是我说话口气太重了吗?算了……他爱抓就抓吧,反正接下来我卷一卷也能灭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心里是这样想,但又不知道怎么说出来,毕竟我刚刚才说过他。

        于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,可看到他闷闷不乐的脸又想说出口……这样的循环一直到收工回寮还没结束,分开时,他依旧带着小委屈的眼神令我愧疚不已,后悔说出了那句话,哪怕我确实觉得他去爪小怪收益更高。

        明天吧,明天让他抓个够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茨木:狗子好帅啊啊啊!!他看我了怎么办啊啊啊!!!
快看我!我爪子是不是也超帅!!
……没抓死。
QAQ好丢人啊,还被狗子说了……

【番外——来带孩子吧(一)】

        隔壁寮来了个新的SSR,叫两面佛,阴阳师说那是她在斗技场上血与汗的结晶,非洲人黑暗中的曙光。

        听说他一面是风神一面是雷神,反正我是看不出来有什么区别,毕竟都丑的很一致。

        他被领回来的第一天,被所有式神包括我们寮的强力围观了,我带着茨木飞在高空上,占据了一个吃瓜好位置,看着两面佛被围在其中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 抓狂的阴阳师从树下奔来,突破重围捞出了两面佛,然后左瞅瞅右瞅瞅,眼睛一撇瞧到了我们俩,“你们两个,给我下来!”

        茨木:“我有种不好的预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我悄悄翻了个白眼:“你再不把你手从我脖子上放下来,我现在就让你的预感成真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搂紧点怎么了?我怕高啊!!”

        “怕高还非要跟着上来?!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”茨木还想辩,被阴阳师一声怒吼截断,“赶紧给我下来!”

        我们只好赶紧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 “咳咳。”阴阳师先清了清嗓子,“茨木啊,最近寮来了不少新孩子,觉醒仓库都空了啊,正好你闲着,去打点材料回来,顺便带带他吧。”阴阳师说完,把缩在她身后的两面佛推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是,为什么不让鸟姐带啊?她不是喜欢带小孩吗?”茨木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 阴阳师微低头看了一眼两面佛,凑到茨木耳朵边小小声道,“她嫌他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我离得比较近,正好也听到了,一时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 茨木沉默了几秒,道:“我可以带他,但他也要一起。”他指指我,同时冲我发出挑衅的哼哼声。

        我:“????”

        阴阳师脸上浮现出喜色,“行行行,都好都好,反正狗子也正需要经验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行。”我紧皱眉。茨木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,兴致勃勃地准备和我开始又一轮的互怼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好歹来套火灵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然招财猫也可以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
这几天一直很纠结这篇文的定位,当初的设想是比较短的一篇,结局偏开放性的暧昧有余,恋爱未满。

只是一旦开始码字,发展很大程度上不会按原本想好的路去走,所以不可避免的开始延长了……想让他们好好谈恋爱了……

但是为了顺应发展,很喜欢的一些小事件暂时还无法加进去,只能改写番外。不太喜欢这样子,大概是担心当时很萌的那种感觉在之后写不出来了吧。这两天常常会想在【四】后面标个完结,然后愉快的开始撸一些喜欢的小事件。

很希望能够得到你们的建议,是专心写主线?还是开撸小事件?如果两者一起进行的话,更新不可避免会拖延……(因为我主线真的挺没头绪的

一3一谢谢你们,比心

【四】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茨木果然是气鼓鼓回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 阴阳师顶不住茨木的怨气,只好跑我们院子避难来了。但这并没有什么用,她前脚刚到,茨木后脚就跟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最后结果是阴阳师把我丢出去应付茨木,自己溜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好吧,多少是我造的孽,也该是我去还的。

        可等我走过去拦住他,还没说上什么,他就一脸悲愤地说:“我要喝酒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喝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茨木愣住,随后问道:“你不问问或者劝劝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 我奇怪地看了他一眼,“问先不说,这有什么好劝的?喝酒又不是什么大事,不过酒呢?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茨木的借酒消愁计划就此打住,但他没有就这样放弃,不知道去哪搞了张酿酒的方子。

        然而那张方子只有材料没有制作方法,他把东西统统扔进坛子里后就去睡大觉了。我看不过眼,干脆买了酒,趁夜换掉。

        早上起来,他特别兴奋地跑着坛子到处跑,炫耀他的成果。

        姑获鸟见状,哄他说这样的酒还不好喝,让他去找桃花妖要些晒干的桃花放进去,封好埋进土里,过个几年拿出来才好喝。

        茨木信了她的邪,要了桃花泡好,分了几小坛,在他们院子埋几坛,又跑到我们院子来挖坑。

        抱着“到底是我买来的酒,善始善终吧”的念头,我陪着他一起埋了。

        埋好后他伸了个懒腰,笑得大大咧咧,灿烂无比,像今天的阳光,“等我厉害到能够保护你了,我就挖出来和你一起喝!”

        我拍实泥土后站起来,用没有拍土的那只手揉揉他脑袋。他现在已经比我高了不少,但幸好还没到需要我踮起脚的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 “谢谢,但是我并不需要你的保护。准确来说,是不管怎样,我都会同你一起战斗。”

【刷御魂小剧场—番外】

        这两天阴阳师肝力充沛,睡得晚起得早,我睡眠不足,去历练的时候头昏沉沉的,御魂打到一半还打起了瞌睡,真是……丢死人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 我不想的,只是姑获鸟的“飒!飒!飒!”真的、有点催眠……

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 “大狗子又睡着了?”阎魔边拨弄头发边问道。前天阴阳师花大价钱给她买了套新衣服,整了个新造型,所以现在脸颊旁多了束头发,她闲着无聊就爱拨弄它。

        “没事,这回合我能清场,让他睡吧。”姑获鸟对阎魔说道,也不知怎地想的,抬手轻轻梳理了下她头发。

        阎魔一惊,似娇似嗔地看了她一眼,“那等等怎么办,接下来就是八岐大蛇了,你一下可打不死他的,别指望我啊,我就是个蹭经验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姑获鸟非常自然的收回手,道:“不是还有茨木么,阴阳师刚给他打了不少好御魂,我们俩配合还是能过的。”她说完还想喊下茨木,让他下回合认真点,转头一看,却看到他正暗搓搓的蹲在大天狗背后,低着头,小心翼翼地捡起掉落的羽毛往大袖子里塞。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你在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 “诶?”茨木抬起头,有点害羞地挠挠脸,“狗子哥大招羽毛飞起来超帅的,我想试试把羽毛放袖子里用大招会不会也有这效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姑获鸟心情异常复杂,明明她也有羽毛啊!怎么不见来捡她的,不、不对,她又不掉毛……

        阎魔瞥了她一眼,幽幽道:“你以为你不掉毛吗,别以为你掉的羽毛小别人就没发现啊。昨天御魂你大招的时候羽毛还飞我鼻子里了,弄得我打个喷嚏惊天动地,丢人丢大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姑获鸟还想辩上几句,但余光撇到自己袖子外沿上还沾着几根小绒毛,没话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 卖完血的座敷童子看着他们沉默不语,只想知道他们还打不打。

——————
卡文了……撸个小番外混更……

感谢小天使的提醒,回去看了看鸟姐,界面虽然没有掉毛,战斗的时候还是有的。所以添了几小段-3-

话说五星之后界面特效都不见了是咋回事啊,茨木的球不见了,狗子也不掉毛了QAQ只有战斗的时候看得到